連枝連理
沉默的废弃地点。(打)
[RK]兔子(1-6完)
兔子

Chapter 1

神田小時候養過一隻兔子。
小小的,雪白的身體在被發現的時候不過是一團泥巴,掩埋在路邊草叢裏的,幾乎死掉。
神田把它撿回去的時候兔子還因為饑餓和寒冷不停的抽搐,一雙耳朵耷拉下來,紅寶石一樣的眼睛睜都睜不開。
那天晚上神田分了它一些麵包,兔子大概是餓暈了也不管那是什麼蠕動著嘴嚼著,途中還吞了一次神田的手指,咬了一個印子。
於是神田抱著它縮進小小的被子裏,溫暖了它一夜。
最終在這樣小心翼翼的照顧中,兔子還是只活了兩天,雪白瘦弱的身子靜靜躺著,神田看了看它的遺體,挖了坑埋了,還上書:小兔子之墓。
從那之後,神田沒來由的討厭起動物。

大概十來歲的時候神田遇到了他的異能感,名叫六幻的劍。
白色的條紋蔓延在黑色刀鞘上,形成顯眼鮮明的對比。
他握著六幻心不在焉的砍著惡魔,好像砍的不過是胡蘿蔔,一個兩個三個的數,數到後來漏了一個就把之前的全盤推翻重新開始。
那個時候還沒有想過一個人這樣孤單的打殺下去有多寂寞,也沒有想過要找個夥伴之類的事,他的小小的世界裏,充斥的是滿滿的無趣。
李娜莉去玩的時候發現神田的房間很簡單,黑色的單人床加上同色系的衣架,式樣簡單到沒有花紋的床頭櫃上,暗色的沙漏裏藍色的沙子堆積在底部。
她驚訝的小聲叫道:“神田君,你的房間真是簡單的讓人驚訝。”
神田冷笑:“那是你哥太摳門。”
在那之後好一陣子,科穆伊據說被妹妹狠狠指責而心情欠佳。

加入除魔師組織的第二年夏天,神田認識了拉比。
那天他坐在自己房間裏新添置的書桌前整理前一次任務的報告,額頭上一滴一滴的汗。
就像之前說的那樣,神田的房間很簡單,簡單的到連冷氣都沒有,接近四十度高溫炙烤的房間仿佛蒸籠,神田就那樣一直默默坐著,沒握著鋼筆的左手一刻不停得翻著頁,突然的,身邊響起一個俏皮的男聲。
一邊尖叫“啊啊啊,你好我叫拉比,你是誰?”的一邊去抱他。
神田冷冷回頭瞄他一眼,一聲不響地拔了六幻就劈過去。
那個男孩長的很可愛,有一頭橙紅色的頭髮。
>>继续阅读
[RK]一日落光(1-8完)
一日落光

第一章 By 黎想淵

「相信麼?
黑暗散去後,會有光的存在。」

宛如不甘寂寞般,隨著閃電劈裂天空的聲音和刺目的強烈光亮,滂沱大雨也一直沒有要停的意思。
與雨聲撕磨了大半個夜晚,現在已是夜深人靜了。拉比支著頭靠在窗前。往日紮起的紅發此刻松垮下來,覆住雙眼。黑暗的走廊中腳步聲漸行漸近,他慢慢轉過頭,不出意料地看見一絲微弱的燭光。
“啊……那麼晚了,還沒睡啊,拉比?”少年稚氣的聲音在走廊裏迴響。
他慢慢揚起嘴角,痞痞的笑。
“什麼啊,原來是亞連啊……真掃興。我還以為是某位想念我的美女姐姐呢。”
但這份偽裝的吊兒郎卻當在下一刻就被少年打破。
“拉比,神田他……還沒回來麼?”
紅發少年的身體微微一顫,轉而低下頭又轉身恢復剛剛的姿勢,微小的聲音從托住下巴的手指間洩露出來。
“嗯,沒有呢……”

大約是後半夜的時候了。依稀聽到了吵鬧的聲音。
拉比慢慢抬起頭,抬手揉了揉眼睛。
“啊咧,我什麼時候睡著的呢?”
此時的他的四周已被黑暗淹沒,只有微弱的天光映照透過教團的窗,灑落下來。
“神田!神田先生回來了!”
“有傷患!準備擔架!”
……
拉比放下手,瞳孔慢慢放大,下一秒就起身沖向了教團大門。

“神田!神田先生!請您跟我們去醫療室。”
“不需要。”
“神田先生!您受了很嚴重的傷!這樣放著不管的話……”
“不要管我。”

“優。”拉比沖到樓梯口。
神田披散著頭髮,身體已經全部被雨水打濕。而小腹上是一片觸目驚心的血跡。
他搖晃地走上樓梯,看見了拉比微微地怔了一下。隨即他低下了頭,慢慢地說了聲:“讓開。”
“優……”
“讓開!”
神田奮力邁著步子想要繞過拉比,可卻被輕易地擋住了去路。
“你要幹什麼!”
“優……快點去治療!”
神田抬起頭,而看見的卻是拉比認真的神色。甚至還有一點……生氣?!
“開什麼玩笑!”神田一把打開攔住他的拉比的手,他皺著眉以最快的速度走回自己的房間。

關上門,靠著牆慢慢地滑下,望著房間正中央羊水中的蓮花又慢慢落下花瓣,他在迷蒙裏慢慢地閉上了雙眼……
……
“優!優!你醒醒啊!優!”
好吵……
決定無視了那個聲音,他以更加深沉的姿態,慢慢睡了過去。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