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枝連理
沉默的废弃地点。(打)
[臨靜]Let’s go 序
臨靜Let’s go(純KUSO,大概正文無工口,上帝視角OOC等諸多BUG自重,無愛者ALT+F4感謝合作)



賽爾提很崩潰。
距離平和島靜雄告訴自己他是外星人不過過去了兩天,她的感覺系統卻讓她覺得已經過去了幾個世紀——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打擊太大的關係,但也有可能是因為丟失頭而產生的感覺誤差。
她努力的整整思考了兩天關於這個資訊的真實性,覺得仍然難以消化。
對方正經的神色和平日玩笑時的上揚的眉眼並不相同,銀紫的雙眸裏可以看到自己顯眼頭盔的剪影,俗話說認真的男人最帥,擁有一副好皮囊的平和島靜雄在這點上顯然也不能脫俗的讓人臉紅心跳一把。
但在下一秒男人鄭重其事到不能再鄭重其事的告訴自己他其實是來自M78星雲的某種生物的時候,賽爾提在淡定的嗯一聲還是尖叫著落荒而逃之間艱難的做著抉擇。
最終她跨上她可愛的小機車一路揚長而去,帶著內心無聲的內牛滿面。

不過究其實在池袋這個地方,無論發生怎樣的怪力亂神都不值得大驚小怪,畢竟這裏常年駐紮了愛爾蘭的無頭騎士以及她的頭,似乎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的情報販子經常出沒,池袋最恐怖的酒保先生動不動就虐待自販機,獨色幫橫行跋扈,偏偏最有趣的是這些怪胎們一個個還都熟的不行——無論是從好的還是壞的關係來說。
日子於是就這樣跌潮起伏的過去,池袋er們卻隱隱覺得有一股違和感漸漸從日常生活裏放大開來,池袋最水火不容的兩人莫名其妙的維持了幾天的平靜生活,不是幾秒幾分鐘幾小時,而是整整幾天。
無論是密醫還是獨色幫頭子亦或是罪歌宿體都開始覺得這是不是所謂的黎明前黑暗,黑衣騎士仍然在煩惱自己的煩惱無法加入擔憂的行列,但總的來說池袋er們投注在兩人身上的視線倍增而且頻率呈直線上升這樣的事實不容駁辯。
眾人在監視偷窺了一段時日後都覺得,兩位當事人的狀況糟糕透了,吃得下睡得著身體倍棒……嗯當然不是這個糟糕……按照特派探員的回報來看,折原臨也露面的幾率降低了九十多個百分點,天天窩在家裏偽宅男,而另一方面的平和島靜雄卻顯得活潑的過分,簡直就是被打了什麼違禁藥品的亢奮。

這時池袋邊郊那棟空曠的別墅裏,話題人物“折原臨也”和“平和島靜雄”面面相覷,一個滿面憤恨,一個滿臉興味。
情報販子的暗紅雙眸微微眯起,唇線抿得筆直,宛若一隻大型野獸蓄勢待發的進攻預示。剩下的那個一改往日一成不變的不知該評價作嚴謹還是老土的裝扮,上身僅著的襯衫只系上兩顆扣子,形狀姣好的鎖骨暴露在打得過低的空調溫度下,池袋有名的追債人成功變身牛郎。
“哎呀,臨也大人不要這樣盯著人家~❤”靜雄雙手捧頰,刻意擺弄出一副少女懷春的噁心表情,粉白雙頰還疑似飄出兩片紅暈,就差沒有翹蘭花指對著眼前人喊“官人你討厭。”
野獸頓時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翹班的寒毛加雞皮疙瘩集體歸位,表情簡直就同看見外星人的無頭妖精別無二致——咦不對,她看不見表情。
咳咳……總之披著折原臨也皮囊的那個傢伙一拍桌子就站了起來咆哮:“跳蚤,我警告你趕緊想辦法讓我們換回去,再來個三天我可無法保證在照鏡子時能忍得住不對你這張臉揍下去!”
於是平和島配合的做出一副受虐少女的悽楚可憐,帶著霧氣的雙眸眨巴眨巴,無辜委屈略加嬌羞卻配著一米八八的身高,一邊嘟囔著“小靜靜好凶啊這樣以後可是嫁不出去的哦~❤”
成功炸毛掀桌的那個試了幾次也沒能把結實的紅木書櫃扔出去,幾乎被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各位看官,看到這裏你們明白了嘛?
沒錯~這就是傳說中狗血又惡俗的靈•魂•轉•換!

後記:居然開新坑了……最近真的大愛臨靜唉,努力填坑!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