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枝連理
沉默的废弃地点。(打)
[L月]拍


報廢的冷氣機一蹶不振的耷拉著腦袋,但整個房間裏仍充滿了濃郁的巧克力香氣。
夏日沒了空調的日子,是根本無法過活的。
劈裏啪啦的一陣亂響,L滿意的看著自己手裏的,已經血肉模糊的不明物體,露出一個陰冷的笑容。
“我叫你咬我,我叫你咬我……”他盯著手心的血跡,一邊持續碎碎念。
月一進門,看見的就是這麼一幅情景。
實在是……有夠詭異……
他抽動了一下嘴角,開始思考溫度對人智商的影響。
或許……對熊貓的影響會特別大吧……
他這麼想著,L也已經停止對蚊子的暴行,乖乖的蹭了過來。
“夜神君。”
夜神家最傑出的孩子並不準備理睬。
“月君。”
夜神月同學轉身拿了本書看了起來。
“親親月月。”
身為L大偵探最最賢良能幹美麗動人善良溫柔可親的妻子的月(L語),一把甩下手中正在研讀的《飼養大熊貓應注意事項》一書,用最最甜美的聲音言道。
“你皮癢了。”請注意,這是肯定句。
L同學尷尬一笑,心裏猛的發了毛。
“你也看見了。空調壞了。”
“然後。”
“夏天很熱的。”
“然後。”
“我剛剛和夜神局長通了電話,而你父親已經同意我今晚留宿你們家了。”
“然後。”
“你也知道你們家沒有客房啊,我又不可能和你父母妹妹睡。”
“……”
意思不言而喻。
月君此時正在思考L故意弄壞空調的可能性。
不過,事兒倒是這麼定下來了。
是夜,夜神月的房間卻再也見不著往日的安樂平和,原本滿是書籍的書桌佈滿了零碎的甜點,月白色床單上,一粒粒彩色外衣的糖果泛著誘人的色澤。
房間的主人——夜神月,正在強迫自己要忍耐,作為主人的自己要時刻保持風度,哪怕完全沒有“自己是來做客的”這種自覺的某人把他的房間徹底整修。
空調盡職的打著冷氣,月哆嗦了下,揉了揉眼,決定早點熄燈睡覺。
他瞄了一眼淩亂的床鋪。
罷了,睡地板吧。
於是噔噔噔地下樓找被子去了。
但是很快又有了問題。
月滿臉黑線的看著一臉無辜的世界級大偵探L同學,聽著他所謂的“一個人睡會冷會怕會不安”的言論,抱以百分之一百二十的質疑。
你真的睡過覺麼?你真的有你說的那麼脆弱麼?月很想這麼問,在心裏默念“不可和客人計較”數遍後,欣然同意與其一起分享不算太大的床。
被子,白拿了……

夜半。
同L一條被窩裏的月不安的翻了個身,可脖子上依舊濕濕癢癢,極不舒服。
他睜開眼,借著月光看見L的臉部大特寫。
他似乎正伸出舌頭,舔弄吮吻著什麼。
目標……似乎是自己的脖子……
在神智完全清楚以後,月狠狠狠狠狠狠地一掌拍了下去。
伴隨著一腳,將某熊貓踹下了床。
於是,一夜無事,一夜無眠……

笠日,海砂好奇地詢問月君的脖子怎麼紅紅的一片,像蟲咬似的。
月思考了一會兒,恨恨的答:“昨夜不小心被蚊子咬了。”
海砂心疼的瞅,問道:“月君有沒有打死那殺千刀的蚊子?”
“沒。”月頓了下,“不過也快癱瘓了。”

而另一方面。
L不得不悶在三十八度高溫下的房間,一手撫頭一手撫臀,一邊怨念的盯著到處亂飛的蚊子。
“拍的好痛啊啊啊啊。”
蚊子冷冷地笑了兩聲:“我叫你拍我兄弟,我叫你拍我兄弟……”

結論:活該被拍。

Fin.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