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枝連理
沉默的废弃地点。(打)
[幽靜]OTP30題 第一日 牽手
這是OTP小清新30題的開始,和黎子的再次聯手(握拳)CP是DRRR的幽靜啦,我負責單數的部份喲

OTP幽靜30題 第一日 牽手

XX電影院裏是羽島幽平最新電影的首映,寬闊的螢幕上,少年牽著青梅竹馬的手,在夕陽下的街道一前一後的走著。
鏡頭裏兩人的影子拉得很長,橙色的光佈滿了視線,帶著太陽的溫暖。似乎能從畫面裏感受到少女急促的心跳,代表了心動和羞澀。
小清新的戀愛裏,似乎牽手就成為了幸福的代名詞。
不過對於電影之外的平和島幽來說,對於牽手的印象,撇開攝影機前的虛情假意,大概還停留在牽著兄長回家的記憶。
從小像野生動物一般的哥哥平和島靜雄簡直可以稱得上是不用大腦的典範,準確一點說的話,其實是想用也來不及的特別生物。
他的憤怒是無需經過大腦處理便會自發命令四肢行動的存在,用幽的話來說,就是太過情緒化到了理智全無的程度。
自然,也因為這樣的特殊,才誕生了如今池袋最強的男人。
平和島幽褪下自己身為羽島幽平的假像,做了些微的偽裝離開了藝人休息室。
今天的通告都已經趕完了,不知道身在池袋的那人現在正在做什麼,倘若湊巧,也許還能夠組織他的發狂。
只有身為弟弟的平和島幽才能做到的,讓暴力分子平和下來的本事。
只有一人才有的能力。

“啊,今天靜雄仍然是這樣……”黑色的女騎士看著飛起的販賣機,有些無力的搖頭,那些住在池袋卻執意要無視潛規則,惹怒池袋最強的蠢貨們,究竟是哪里來的勇氣,簡直上升到不知好歹的地步。
她騎在自己的摩托之上,一腳撐地,雙手飛快的在PDA上給名為岸谷新羅的收信者發MAIL,對方很快回了一些不知所謂的肉麻字句回來,賽爾提•史特路爾森似乎是很煩惱的敲了敲帶著惡意賣萌嫌疑的貓耳頭盔,但是一手仍然啪嗒啪嗒地回了資訊。
耳內仍然能聽到被揍的人驚恐的慘叫和似乎是什麼金屬斷裂的聲響,都持續了好幾分鐘了仍然沒有要停止的跡象。
喂喂——究竟是和多少人起了爭執啊?
賽爾提忍不住在心裏吐槽,如若不是沒有頭的話,恐怕已經深深的歎了好幾次氣。

鏡頭扯到一片混亂的破壞現場,其實並不是無頭騎士所想的群架的情況。
新宿的情報販子又帶著神經質的笑表現出一副自信滿滿的欠揍表情,聲調奇怪的笑聲尾隨他逃跑的身影流竄在池袋的小巷子裏,身後飛來的襲擊物裏幾乎囊括了視野裏可見的一切事物,甚至可以看到路邊停著的汽車也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從後方咆哮的男人那裏飛來,然後就是巨大的撞擊聲和無辜路人的哭喊。
“又開始了。”目擊者兼倖存者一號紀田正臣心有餘悸的說。
“臨也先生真的……不會有事麼……”目擊者兼倖存者二號龍之峰帝人咽了咽口水說。
三號的杏裏小姐雙手交握著幾乎是憐憫地目送兩人遠去後的廢墟。
破敗的街道兩側,躺著中槍的受害者們散射狀或仰或躺的在地上呻吟。
這樣的人間慘劇,在池袋這個臥虎藏龍之處只是日常罷了。

“嘖,該死的跳蚤。”池袋最強的男人抹了抹嘴角的污痕,一身酒保服都在鬥毆中變得破破爛爛,讓情報販子逃脫了的結局是他每每不能避免卻只能咬牙切齒的執念。
周圍的路人都儘量縮小自己的存在感,唯恐餘怒未消的知名兇手會順手撒氣在可憐的路人身上。路邊便利店門口的風鈴因為門的開啟清脆響了起來,比凶獸矮上許多的墨鏡男子以一種面無表情的姿態掃過狼藉的街道,淡定的走向平和島靜雄。
路人的臉上帶著觀看杯具的大義淩然。
而後一瓶冰的牛奶貼上了暴怒男人的側臉。
男人帶著墨鏡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似乎不覺得自己做了多麼失禮並且危險的事。較大的墨鏡擋住了他三分之一的臉,但光看輪廓也可以猜到有著姣好的面容,一件入時的風衣搭配上暗紫色的絲質圍巾,身材修長也絲毫不顯女氣。
一陣死一般的靜默,高大的那位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平復了下來,就好像一團燃燒的火焰突然被傾斜下來的雨水直接滅殺了火種一般,靜雄很自然的接過那瓶牛奶一飲而盡。
矮個的少年拿過他手中的空瓶空投進了便利店的垃圾桶,牽住了兄長的手。
“回家吧。”他說。

FIN?

後記:對不起好像完結在了奇怪的地方,雖然一開始覺得幽靜很適合30題的小清新感,但是真正上手的時候就無奈了。可能是因為對DRRR的印象也有些久遠,並且這兩個人的接觸其實真的很少,感覺好苦手啊(抓狂)
所以第一篇就這麼先湊活一下吧,太久沒有寫這個類型的東西自己都找不到感覺了XD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