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枝連理
沉默的废弃地点。(打)
DN幼稚園之一 熊貓的養成
熊貓的養成

一台正在播放著《動物世界》的電視機前,5歲的夜神月同學手中抱著一隻比他還要巨大的毛絨兔子,興致勃勃地盯著電視機中悠哉蠕動的中國國寶。
有神的大眼睛緊緊盯住那白白胖胖的學名“貓熊”的動物一會後,毅然丟棄手中兔子,啪嗒啪嗒的踩著木質地板往夜神父母愛的小廚房一路小跑。
那只白色的曾經是最受寵的兔子就著頭著地的姿勢呈慢鏡頭緩緩落地,末了不忘流下兩行清淚以示悲泣。
好吧,變化系的性格果然是先天性的。

而此時,夜神總一郎與愛妻正在交頭接耳竊竊私語地陰謀,噢不,是商量著如何將他們的不願去幼稚園的兒子哄騙過去。
於是乎,當年幼的月君興沖沖跑進廚房的時候,做父母的兩人像觸電一樣唰的心虛躲開,一個埋頭找水槽裏的灰塵,一個面對門板做沉思狀。
月君雙臂抱胸看了他們兩秒後,終於用一百八智商的小腦袋得出一個結論:父母在偷情……(喂喂,他們是有結婚證書的,不算偷情)
好吧,我是好孩子,我什麼都不知道。秉持著乖寶寶手冊中關於“不要隨意去揭穿事實。”的某條,月君眨眨水汪汪的大眼睛,無辜可愛的一塌糊塗。
“爹地。”總一郎聽著自己的孩子軟糯可人的稚嫩聲線,腦後卻一點一點開始冒起冷汗。
乖乖我的小祖宗……你可千萬不要再想什麼奇怪的點子了……(T-T)
“呐呐。我要養熊貓。”果然,刹那晴天霹靂,一道閃電轟隆隆地把夜神父親劈成黑炭。
“熊……熊熊熊熊貓?!”
“爹地,那個不叫熊熊熊熊熊貓,叫熊貓啦。就是那種胖胖的,有黑眼圈的那種……”一邊說著的時候,肉嘟嘟的小手揮舞著,大致描繪了一個形狀。
總一郎一邊黑線一邊點頭,表示他明白了熊貓是什麼。
“哪去找熊貓?”可憐的夜神爸爸一邊以唇型示意夜神媽媽,一邊掏出一塊汗巾擦拭自己額頭的冷汗。
“幼稚園(?)……”同樣冷汗的媽媽大人已經開始胡言亂語了……
“哦,幼稚園有……”等話出口才發現不對的總一郎君乾脆將錯就錯,一拍桌子,大義凜然貌的開口,“對了乖兒子,如果你願意去幼稚園的話,一定可以看見熊貓的……”
“真的?”一雙大眼狐疑盯著父親,啪嗒啪嗒的眨著。
“真的。”斬釘截鐵。
夜神小朋友靜靜思考三秒後,毅然做出了他這一生最明智又最不明智的決定。“恩,我去幼稚園。”
身後為兒子操了一大把心的夜神父母聞言當即決定,晚上一定要放鞭炮好好的慶祝一下。
於是乎,胖嘟嘟粉嫩嫩走在路上遇到十個人裏有十個人都會稱讚其可愛的夜神月寶寶,邁出了跨向幼稚園的第一步。
“月君,我為了你什麼都願意做的。”月君看著同為KIRA班的彌海砂小朋友閉起眼陶醉的進行每日一言,已經麻木不再會起雞皮疙瘩的他在心裏冷哼幼稚轉身跑去看他的熊貓玩偶。
“海砂,不用再噘嘴了,夜神跑掉了。你再噘也沒人看得見。”海砂身後跟著的死神班的雷姆總是一針見血毫不留情。
“雷姆!你不能讓我做會白日夢啊!”海砂一鼓腮幫子,粗聲粗氣的叫。
“聽說今天偵探班會來一個新生。”轉移話題。
“偵探班已經有難纏的M和N了……拜託別再來什麼怪人了……”祈禱祈禱。
很抱歉海砂小姐,往往期望都不會實現的:P

“大家好,我叫龍崎,請多多指教。”眼前粉粉嫩嫩的小人兒蕩開一抹燦爛的笑,禮貌的對著老師和新同學做標準90度鞠躬。
話音剛落,M、N兩隻小鬼唰的一聲把人拉過來進行教育:“你以後可就是我們偵探班的人了,做事不謹慎一點怎麼行。偵探嘛,就是要在不被人發現的情況下去調查別人,你怎麼可以隨隨遍遍的說真名呢,這樣吧,我看你長的一表人才風流倜儻,雖然比起我們遜上一節,我叫你L好了。我叫M,他叫N,記住沒,記住了點三下頭。”
被說的暈暈乎乎的龍崎君迷茫的點了三下頭。
“很好,記住,KIRA班和死神班的人天生和我們是敵人,千萬不要被他們騙。”說完,鄭重其事的拍拍L的肩膀。
“恩……啊……咦?”在某個天才小朋友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的代號就此產生。
其實,這就是為什麼會有L這個人出現的根本原因了。(喂喂,不可以謀殺作者的|||……哇……)

再說月君也有聽聞這新來的轉學生的事,帶著一顆能殺死貓的好奇心,他躡手躡腳的帶著跟班——死神班的硫克,偷偷摸摸的來看新同學。
當L君在教室裏快樂的吃著棒棒糖的同時,也看到了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夜神月,於是兩人大眼瞪小眼,電光火石的對眼數秒後,月君看見L的兩頰飄過不明的紅暈,一幅好花癡好沉醉的樣子。
恩,原來新來的是笨蛋啊。在心裏記下一筆後,小人兒轉身瀟灑的拍拍屁股走人,渾然不知某人已經被愛神丘比特的箭穿心而過,陷入了所謂的一見鍾情之中。

“月……月君……”紅著臉的小丫頭片子唯唯諾諾的遞過一樣東西,月君好奇一看,粉紅的包裝上赫然印著“Chocolate”的字樣。
甜食……心中的縮小版迷你月君無聊地打個哈欠,臉上卻面帶微笑的歡喜接下。
多麼讓人討厭的甜食,多麼讓人不爽的甜食,天曉得我最討厭甜食了。
情人節,是夜神月一年之中最恨不得被子一裹睡它個一天的日子。
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讓上至80歲老人下至2歲小孩一起發花癡送甜食的悲慘日子。”(死)
於是他背著心愛的裝滿了甜食的小熊書包,黑著一張小臉在園子裏兜圈子思考如何處理這些“無聊的東西”。
啊,有了,上次那個新來的好像很喜歡甜食的樣子,給他送過去吧。
從某次的情人節後,M、N驚奇的發現原本就喜歡甜食的L君最近帶來的巧克力量更是倍增,且邊吃邊喃喃到什麼月君真是太好了之類的事……
傳說這就是為什麼L君嗜甜如命的原因,恩,也許?(砸)

話說自從小小L迷上了小小月後,便遵循了狗仔八卦的本質,上至教師下至掃地的大姨大媽無一不問,恨不得連月君走了幾分鐘的神,上了幾次衛生間都深深映在腦海裏。
在他每半分鐘詢問一次每十分鐘詢問一圈的頻率之下,終於從海砂口中瞭解到了月君喜歡熊貓的事。
這就是傳說中的烈女怕纏郎麼(喂喂,你用錯地方了。)
“你聽說了沒啊,最近偵探班的那個什麼L啊,一直在埋頭讀書呢。”
“我看到了哦,黑眼圈都出來了。”
“還這麼小就那麼用功,好可愛。”
“恩恩。”
聽著周圍女教師的議論,月君不屑的撇撇眉,用功有什麼用,一定是天資比較重要,就像我。
殊不知,那位用功的同學其實不過是希望留一雙漂亮的黑眼圈用以COS熊貓。
在連續N個月的不眠不休之後,終於留下了一對堪比煙熏妝更有美感的熊貓眼。
讓我們來慶祝一下熊貓L君的養成吧。(拍手)

當渡來到DN幼稚園來接他親愛可愛的少爺的時候,吃驚的發現他的少爺變成了一隻愛吃甜食的熊貓小朋友時,不可不說刺激頗大。也慶倖他老人家身體好不錯,沒有造成一口氣接不上來那種鬧劇。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Fin.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