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枝連理
沉默的废弃地点。(打)
DN幼稚園之二 春遊我來啦
DN幼稚園之春遊我來啦(毆)

陽光明媚,春暖花開,DN幼稚園又迎來了一年一度的春遊活動。
一大早,準備妥當的月小朋友抱著他親愛的塞滿了各式各樣雜物的小熊書包,在上學路上勾引無辜大眾無數。
剛剛送走面對著他笑得臉部皺紋堆起來像朵菊花似的大媽級別,拿著被塞到手裏的糖果,迎上尖叫著[啊啊啊啊你看那邊那個孩子好可愛啊!]的女高中生團體,月明白,自己的臉頰是不可能逃過那些毒手的蹂躪了,而自己的手裏也很快就要拿不下任•何•東•西了。
太受歡迎的時候到底是該笑還是該哭,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這位天才兒童。

小型麵包車的一邊,綽號為受受的某琉姓老師(某人:?!)正努力將脫逃的小朋友們重新塞回車裏。
海砂嘗試著掙脫禁錮,用盡了一哭二鬧三上吊以後終於放棄了和某“無情無恥無理取鬧”教師的和平交涉,兩條小白腿不住亂蹬,水汪汪的大眼睛有著山雨欲來風滿樓的趨勢,在忍耐了一分四十二秒後,直接洪水爆發。
[哇啊啊啊……受受你這個混蛋,你這個壞人……嗚……我不要去春遊……今天是“死X筆記”結局的日子啊……嗚……]
“嘭”,十字花朵朵綻開在某老師的額頭。
[人家還想看Misa和Light君告白以後王子和公主幸福生活在一起的大結局的啊……我不要春遊我不要不要不要……]
誰把這些問題學生的名字給我寫在死X筆記上省得天天照顧這堆小祖宗折壽,電視劇禍害祖國的花花草草,早戀害人啊!←此為某老師內心OS。
糾紛一直持續到月君邁著小短腿步上車,一把將手上所有的戰利品攤在老師的座位上,才使的海砂伴隨著[混蛋,你攤在我位子上我要怎麼坐啊]的怒吼奔回小面開始了一日一告白。
尾隨其後出現的是一位駝背而來的未成年小朋友,啊你說什麼那不是人?對不起,我糾正前言,隨後出現的是一隻駝背而來的疑似熊貓的生物。
“告白?不告白?告白?不告白?……”
“別扯了大哥,年紀輕輕做什麼學人家搞憂鬱還拔頭髮,你以為自己腦子裏塞的都是土啊?頭髮拔光了還能有土壤供給營養來個春風吹又生?”M邊咬著巧克力閑閑的吐槽,邊用眼白部分怨恨注視面前亂飄小紅心的幼女偶像,“我不單只想要人氣,比我帥的人都要殺掉,我要做的是第一”。
“……不要感情用事,你勝過夜神的幾率是0.00001%,趨向於不可能。”N瞥了他一眼,走上車去。

渡老先生老淚縱橫地目送著自家少爺離開,想起最近少爺越發怪異的坐姿和飲食習慣,內心世界突然響起了小白菜的音樂曲調。
孩子還是長大了……QAQ

反觀渡老先生的風中淩亂,這廂小鬼頭們玩得正High。
我們來玩抽鬼牌,誰輸誰脫一件衣服!
不知道是誰大吼一句,其餘眾人紛紛附議表示贊同,眾人風風火火的開展了這般的活動。
“我不參加。”夜神月小朋友手捧《小王子》讀的盡興,做不屑參與狀。
“唉——”所有人(包括司機)都不由惋惜的一歎。(喂喂你們存的什麼心思?!)
小只的L凝視他半晌,默默將自己的外套遞給了他,“月君如果覺得自己穿的太少了,我的外套給你。”
………………
“我參加。”夜神家將來最有出息的兒子捏著外套露出了燦爛的微笑。

終於在所有人被扒的差不多的情況下,一群穿著內衣內褲的小鬼在劍拔弩張的氣氛裏盯著戰局中央僅剩的兩人——L和月,地下賭場開得如火如荼。
“來賭誰會贏!”
“人家當然支持月君。”
“同上。”
“附議。”
“我少數服從多數……”
“不對啊……”M君滿臉黑線,“都支持夜神那我們還賭個鬼?!”
“那我賭L贏。”幽幽從一邊傳來一個聲音。
“哇兄弟你來真的?賠率很大唉!等等剛才是誰說話的?”
月君揚揚手裏的小丑,微笑道:“我。”
“……”
頓時,車廂裏一片雞飛狗跳,“詐賭啊”,“賴皮啊”的慘叫聲不絕於耳。

如是,DN幼稚園那些可愛的祖國棟樑們,在去春遊的漫漫長路之上,體會到了“這個世界是由欺騙組成的”這般真諦。

End.

番外小劇場:彌海砂小姐回家後興沖沖的打開錄影機觀看死X筆記的大結局。
Misa:Light君……我……你……
Light:你是個好女孩……但是,我所喜歡的人是龍崎……
The End的一行大字。
海砂:……(好傷心QAQ,可是我又為什麼覺得這樣也很好呢QAQ)

後記:OOC萬歲!(de……你去死啊!)
小只的月君終究還是月君,女王的詐賭技術不容小看。
最後……我是無辜的,那個琉姓某人,我絕對不是特指……(頂鍋蓋逃)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