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枝連理
沉默的废弃地点。(打)
[L月]九十度天空
九十度天空

你可以去辨別沒有生命的,冰冷的玉石的真假;你可以去辨認一個街區,甚至整個市區的地形。
可你永遠無法判斷的,是你對面之人的心。

請允許我談一個故事,一個簡短又悠長至極的故事。
故事很簡單,簡介或許羅列了許許多多或主角或配角又或路人甲乙丙丁級的人物,但故事不過是屬於兩個少年的,屬於他們的悲劇。

如果我們假設L這個真名不知的男孩是喜歡夜神月的,那麼他的生命已經註定沒有笑容。
他懵懂,幼稚,卻處於最混亂不堪的世界。
於是他欺騙,偽裝——或許有些類似於人們用假面生活。
再於是,這個少年疊起一塊塊方糖,看著它們搖晃幾下,最後回到散亂的狀態。
他的一切行為都在矛盾。
包括方糖。
一個遊戲,疊起的方糖何時落下,便取多少顆糖,你要學會壓抑自己渴望儘快嘗到甜頭的欲望,擯棄急噪的仔細的疊加。
然後他看起來頗為可愛並且藝術感十足的那對熊貓眼看見了一生的歸宿。
另一個懵懂,幼稚,欺騙,偽裝的少年。
他說他愛他。
在碎碎念過之後就發現完全抓不住主語。
誰愛誰,誰不愛誰。
這是他們留下的謎題之一,請用一百八的智商細細思索,推敲,然後我會告訴你答案。
無解。
因為我直至如今還不能理解他們之間的愛。
矛盾的愛。
L愛著月卻希望他是殺人的惡魔。
而他這麼深信著的,死了。
有愛,便擁有與之對應存在的痛。
不是恨,只是從內心深出一種錐心。
然後希望你們笑出來,為一個至死都笑不出來的人。
請再耐心的聽我說下去,我還只是說了一個孩子的故事。
如果你們把我所說的規劃在愛情故事當中,那麼,要知道,愛情不是一個人的事。
現在讓我們換一個假設。
月愛著L。
很愛很愛,愛到可以親手殺死對方。
請不要談論肥皂劇裏那種犧牲自己留下戀人的做法。
活比死痛苦。
死了,睡了,然後伴隨火焰化為灰燼。
鳳凰涅磐,隨之浴火重生。
這個過程有長有短,長不過數月,短也不過幾小時。
然後是愉悅的新生。
但反觀活下的人呢。
他殺了他愛的人。
他殺了曾經一臉天真的,可以毫無忌諱說出:“月是我第一個朋友。”的,這樣的話的人。
然後,月活著。
他用他活著的全部時間去祭拜亡者,用他活著的全部時間去思念逝者。
哪怕是潛意識裏的。
然後恍惚的度過人生的末路。
在走入死巷的一刹那,回頭,便是一條鮮血鋪成的不歸路。
這次希望你們哭出來,代替那個少年的眼淚流下。

我們再換個假設,如果他們互相愛著對方。
擁有競爭意識的人往往很注重觀察對手的每一方面。
觀察的越多,所瞭解的越多。
然後就像同卵裏攜手出世的雙子一樣,熟悉對方,就像熟悉自己。
他們擁有一般戀人所無法代替的默契。
或許當月在思考下一步的時候,L已經把他之後的兩步,三步都計算精確,然後對抗。
反之亦然。
那我便說L是知道月會殺了他的,月是知道L會讓他活下的。
他們都知道要讓對方痛苦,卻反相地成全對方的心願。
所以我說我不瞭解,他們在愛些什麼。

我有些不願說下去了,這個故事沒有結束。
無論是哪一個假設,它的結局是沒有改變的。
它是一個沒有結束的悲劇。
我不瞭解他們的愛,但他們相愛。
L死了,然後經過天堂又或是地獄獲得重生。
他花費幾世甚至幾十世去尋找自己心裏的缺角,然後每每從重複的街角跑過的同時,聽見風裏有人訴說愛意的聲音。
我愛你,他說。
然後轉瞬即逝。
他孤獨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然後再輪回的孤獨。
而月不存在世界的任何一角,卻又無處不在。
他可以成為湛藍湖水裏的一道波紋,可以成為大雨滂沱中的一滴水花。
但他不能成人。
然後與他的同伴——那些沒有生命沒有語言的波紋,水花一起永無至盡。

他們同時仰望著天空,用九十度的姿勢持續,僵直到感到酸,然後酸的讓淚或笑溢出來。
多麼純淨美麗的藍,多麼攝人心魄的藍,多麼飄渺不定的藍。
然後才發現,九十度的天空並不是看上去的那麼相近。

——————————The End——————————

後記:老實說這篇文的題目我想好很久了,也想了很多寫的方式,但真正下筆的時候發現無論如何也寫不下去了……
L月這個CP對我而言還太深奧了吧……遠目……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